中国美术市场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书画知识 >> 文章内容

真挚乡土情

[日期:2014-12-03 06:48]   来源:  作者:邵大箴   阅读:974

真挚乡土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高庆荣的乡土题材油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邵大箴

    农村劳动者的形象和他们生活的情景,以及乡村的自然景色,是文艺家们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。在中外艺术发展的各个阶段,都有专门从事农村题材的画家,奉献了不少经典之作。远的不说,改革开放以来的最近三十多年,我国油画创作中乡土题材的作品就占相当的比重,而且一度在美术界领风气之先。上个世纪80年代初,四川美术学院青年画家们描写农民生活的作品在北京展出,因其不加美化和粉饰的真实性,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以至产生不小的震撼力,这些作品在画界形成一股“乡土潮” ,一反文革时期流行的“红光亮”、“高大全”的伪现实主义。虽然一些持保守艺术观念的人,批评这些乡土题材的油画作品是丑化农民形象的“小、苦、旧”而加以否定,但这一思潮对我国美术产生的积极作用,是任何人也否定不了的,因为它们呈现了农村劳动者生活的真实图景。

高庆荣出生于黑龙江省集贤县,他是在黑土地上成长起来的农民的儿子,也是改革开放新时期涌现出来的一位出色的画家。他受过系统的学院训练,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系,先后深造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、广州美术学院高研班,获得研究生学历,曾师从我国留日画家王维先生以及艺术大师吴冠中先生、汤小铭先生,掌握了坚实的油画造型功力。早在1982年,他的作品《望子成龙》就曾参加中国青年画展,获三等奖。应该说,自进入画坛之后这几十年,他一直在坚持乡土题材的艺术创作,并取得出色的成绩,作品多次在全国性画展和国际性画展上获奖。

高庆荣主要画他熟悉的广大农村生活,画乡亲们的喜怒哀乐,塑造他们的形象。作品的题材主要是主题性情节绘画和人物肖像。高庆荣为什么选择这样一条艺术道路?读一读他写的《我的追梦之旅》一文,便可以从中找到答案:“高中毕业后,在表哥的帮助下,我到煤矿井口当美工,但常常被派往采煤一线。采煤工作面最低处仅半米多高,矿工要侧身躺在那里挥镐刨煤,呛人的煤尘、窒息的空气,一动就会大汗淋漓,歇下来又冷得发抖。最可怕的是频发的事故,与我一同参加工作的伙伴,已有好几位永远的葬身在那里……我曾亲历过救援:混乱的灯光、慌乱的脚步、急促的喘息,接着是把濒死的矿工扔进碳车的咚咚声……那时的我,像一只绝境中求生的狼,利用一切空余的时间拼命学画,以磨快利爪伺机冲出这可怕的困境。”

高庆荣这段生活经历不仅给他留下难以忘怀的深刻影响,而且为他尔后的艺术创作提供了丰富的资源。他的成名作《一生》《望子成龙》等,便是以这段生活经历为素材创作而成的。他也由此体会到,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动者,他们纯朴的形象和丰富的精神世界,应该永远成为他艺术创作的表现对象。当然,在高庆荣在做出这样的抉择时,不是没有过疑虑,因为画界常常议论这样的话题,那就是艺术的现代性问题。人们往往把现代性与城市题材和绘画语言的抽象性联系在一起,用写实的方法描写乡村题材,是否与艺术现代性的追求背道而驰?但是,农家子弟的高庆荣和他内心沉淀的对故乡深厚的真挚感情,驱使他勇敢地破除成见,决心在乡土题材的绘画中实现自己的艺术价值。在长期的绘画实践中,他逐渐认识到,所谓艺术中的“现代性”并非为城市、科技、信息题材所独有,也并非意味着只有抽象性的绘画语言才具有现代意义。反映在农村劳动者实实在在的生存状态,不仅是当今艺术创作难以回避的,更是艺术家们应该承担的义务。何况在社会现代化的进程中,相对宁静、纯朴的乡村生活,会给人们以精神的慰藉和心理的平衡。在城市生活了一段时间的高庆荣对此更深有体会。他说:“家乡如一股潺潺不息的清泉,永远在滋润着我的心田。每当我在城市打拼的疲惫不堪甚至精神空虚时,无论千里万里,我都会回到故里。走走乡间的小路,呼吸一下绿野的芬芳,会一会儿时的玩伴,心仿佛一下回到了童年,创作的灵感也会奔涌而出。”

高庆荣乡土作品的题材广泛,长期深入生活,十年磨一剑。创作出洋洋百余幅乡土人物系列组画。翻阅他一幅幅丰富多彩的画页,一股浓浓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。令人感知到,画家火般炽热的内心深处,对广大底层劳动者命运的关注,对存留在他们朴实人性之中真、善、美的讴歌。作品中,有写与他早年煤矿生活经验有关的《矿工》,那是他对那段苦难生活的回忆,寄托了他对逝去友伴们的哀思,感情真挚感人;也有表现农民工复杂感情和心理状态的作品,写他们的无奈、自卑、自尊和对未来生活的期望,在人物形象刻画中,表现了他对农民兄弟谋生困难的同情和对他们人格的尊重。他的许多描写乡亲们生活的作品,如《关东汉子》《东北娘们》《嫂子》《田间的妈妈》《狗剩媳妇》《黄河父老》等,人物身份、处境、性格各各有异,有的粗旷、豪迈,有的强悍、泼辣,有的勤奋、实干,有的温和、平静……都是有血有肉、富有人性的人,他(她)们的形象有个性,也有鲜明的地域性。他特别注意表现北方的人豪迈、粗旷的性格,多件作品用“关东汉子”的标题以表示他对这一称号的自豪。他也用富有感情的笔触描写关东大嫂们的憨厚和勤劳。高庆荣笔下的人物构图常常处于动态中,人们或在繁忙的劳动中,或在欢笑地交谈、聚餐、联欢,也有默默地在静坐,在憩息。在油画技法上,高庆荣注意造型、色彩和光线的变化,如《我的父亲母亲》手法概括,用逆光剪影法,造成人物的高大感和厚重感。

从整体上看,高庆荣油画作品属于表现性的写实风格,他注重人物形体结构的塑造,但不拘泥于如实的描写,在点线面以及形和色彩中,他倾注了强烈的主观感受,为了突出画中人物的性格和抒发自己的内心感情,他自由地运用夸张、变形的手法,用色大胆,在对比中找协调与和谐,语言具有鲜明的表现性。

和当今我国不少从事农村题材创作画家不同,高庆荣的作品更真实、生动地反映了广大乡村农民们的喜怒哀乐,写出了他对生活在这广袤大地上父老乡亲的真情。他的作品之所以能感动我们,也正是由于他用具有个性面貌的语言表达了这份真情,正如他自己所说的:“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