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美术市场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展讯动态 >> 文章内容

陈传席:谈目前美术的一个严重问题

[日期:2015-01-16 05:41]   来源:  作者:   阅读:893

 

陈传席:谈目前美术的一个严重问题

 

是发展?还是毁灭? 

 ——谈目前美术的一个严重问题

 陈传席

有一个故事,最近老是在头脑里转:有一个狗熊对主人非常忠诚,一心想把主人服务好,主人在睡觉,他守护在旁边,一只苍蝇叮在主人脸上,狗熊为了让主人睡好,啪地一巴掌把苍蝇打死了,但主人也差一点被打死,脸被打破出血,肿得厉害,还得了脑后遗症。其实我是无心讲故事的,当前艺术发展的状况令人担忧、气愤,但直说,估计很难发表,只好拐弯抹角讲个故事。
发展中国的美术(注意不是发展北京市的美术),理应把上层的艺术家下放到基层去,即使是短期,到基层去体验生活,去带动一批人,去传播美术,去励志,去寻找题材,以创作优秀的作品。而现在,上头的政策是把全国所有的优秀艺术家都调到北京来,养在高级画院里。这就破坏了生态平衡,造成基层、中层的大片“沙漠”,制造了混乱。

一、有一个最大的画院院长给我讲,要把画院做大、做强,大量调人到北京,要把全国的画家一网打尽。他反复地说,这是上头××领导反复交代他的。要把全国的画家一网打尽,当然指的是全国各地优秀的画家,全部调到北京的这个画院来。实际上,他们正是这样做的。
这个画院原名叫研究院,只有几个画家、几个理论家,基本上都是北京的。院外画家很多,赖少其在安徽,亚明在南京,谢稚柳、刘海粟在上海,他们并没有调来,而仍在各地发挥作用,每年来开一次会,顺便画一天画而已。李可染任院长,但李可染仍在中央美院,教书育人是他的主要工作,既不影响教育,更不影响创作。现在是全部调来,让他们在地方失去作用,励志只能是反向。

二、全国美术院系(教育部门)中的一流画家、二流画家,除去年龄太大已退休者外,已基本全部调到画院中来了。这样,美术教育就无人了,比如中央美院的杨飞云,油画是一流的,田黎明国画是一流的,他们在中央美院每年能培养多少学生啊!其他各个院校,连师范系统的美术院系中一流二流画家都被抽走,教育的墙角被挖空了,后继就无人了。所以,我说美术面临的不是发展,而是毁灭。

以前,优秀的画家徐悲鸿、蒋兆和、李可染、林风眠、潘天寿、陈之佛、傅抱石、李斛、卢沉、刘文西、杨之光等等,全在美术院系中,有大师才能培养出大师,而这些大师在美术院系中培养大批优秀学生,并不影响他们对中国美术创作做出杰出贡献,丝毫不影响,而且带动了一大批人才共同为繁荣中国美术做出贡献。但调离教育部门,教育的作用便基本消失了。也许有人说,他们在画院中也带学生啊。其实全是虚的,画院中的学生没法和美术院校中的学生相比,而且,名家在画院中带学生也只是挂名,有的连一次面也见不到,全是假象。正规的美术教育也不容假象啊。

教育系统中最优秀的画家被调光,这是对中国美术发展的致命打击,毁灭性的打击。
三、各地的优秀画家全被调到北京,一流的调光,二流也调得差不多。这样,各地自然形成的领袖级画家全没有了。美术家协会、地方画院换届后,因为没有一流画家做领袖,又必须选出一个头领,于是谁也不服谁的气,你为什么能当主席?老子比你还强。我打听了好几个地方,换届后,不服气的多,大骂不休者多。这就把地方的美术事业搞乱了,搞瘫痪了。以后怎么办?可能会出现很多难搞的问题。

解放初,“文革”前,潘天寿任浙江美协主席,傅抱石任江苏美协主席,石鲁任陕西美协主席,赖少其任安徽美协主席……有谁不服气?还有什么问题会发生?李可染兼任中国画研究院院长,又有谁不服气?现在呢?你当上了什么什么,你有这个权威吗?你没有这个权威,人家会服你吗?没有分量压不住,风一吹就乱。这是造成全国各地美术混乱的根本原因。即使不乱也没有凝聚力,软塌塌的,虽有而形同虚设,但一有事就混乱。

四、凡是调到北京来的画家,无一水平提高的,而且大部分、绝大部分都退步了。因为南方的灵秀之气,滋养了画家,使其画有一股灵秀之气,离开了那片土地,到来北京,北京没有这些灵秀之气。毛泽东、刘少奇是湖南的,徐悲鸿、齐白石也是南方的,鲁迅、郭沫若、梅兰芳、茅盾等等都是南方来的,他们都是成名后来北京的。李可染本来就是北方人,文化史上的北方指的就是徐州和山东,河南、陕西是中原。李可染的画苍浑厚重,倒是适宜在北方发展,南方的画家根子里是灵秀,北方的苍浑只能破坏减弱其灵秀,而苍浑他们又吸收不了,所以,都退步了。
在南方生长茂盛的树,移到北方来,有可能不会成活。

把那么多画家调到北京来,有百害而无一利,而负责全国美术工作的官员们,自觉地把自己降为北京市美术负责人了。充实了北京,却破坏了地方。

战争年代,人才可以集中使用,和平建设年代,人才必分散到全国各地去,中国的文化才能发展。

我问过很多成功的画家是怎么学起画来的。回答是当年北京很多画家下放,我得以认识他们,向他们学习,没有这些下放下来的画家,根本没有我的今天。下到基层去的画家,不知培养影响了多少人,带动了多少人,自己也得到了进步。

王洛宾当年下放到西北去,他整理了上千首西北民歌,成为西北歌王,饮誉国内外。如果把他留在北京,王洛宾就完蛋了,世界上将没有那些优美的、传之千古的西北民歌。
刘文西如果不到黄土高原去,他笔下的那些大气的、浑朴的、忠厚的老农形象也不会出现。刘文西是二十多岁便到黄土高原去的,如果去晚了,也不行。如果把他调到北京,弄个官当,他也就完了。

杨晓阳在西安美院,考上研究生,也是能画的,他调到北京,画是进步了?还是退步了?我看了真想哭啊。

五、据物理学家研究,宇宙间高能物质是极少的,大多是低能的一般的物质,有时需要从几百吨物质中提炼出一点点高能物质。人才也如此,绘画需要学习,但更需要天赋,有天赋的画才也是极少的,每个省有一两个也就很好了,有的省一个也没有,你把各省的有天赋的画才都调到北京,地方上就没有了。全国美展又是分名额到地方,人才都到了北京,地方哪有好作品送上来呢?所以,这次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的水平也就降下来了。这不怪美协,而是上头把人都调到北京,降低了地方的美术,也降低了北京的美术,全国也就都降了。

你们查一查,调到北京的都是各地优秀的画家,有几个人的作品参加了全国美展?数字最能说明问题,请文化部公布这个数字。美术搞成这个样子,有些领导部门也应该惭愧一下。
也许这个心愿是好的,发展美术,把全国各地画家都调到北京的画院里来。还以为这就是发展,就是做大、做强。实际正相反,这恰恰是“毁灭”的开始,尤其是把各地美术院系中精英画家教授调到画院去,这就从根本上毁灭了美术,使之后继无人,美术的“沙漠”即将到来。
责任在上,不在下。教育部门也有责任,看着人家把自己的人才调走却不闻不问,这等于看着人家挖自己的墙角,却不去制止,任其倒塌。(来源于《中国书画报》)